第一章-成事不足

“准备好了吗?”

        这句话在屏幕上闪过。我的麦克随时可能被断连,我知道这是我在赛前和选手交流的最后机会。

        我深吸一口气,视线离开了屏幕看向场地。这是常作为冰球,手球和篮球比赛场地的柏林梅赛德斯奔驰体育场。

        更准确的来说,我正处于这广阔竞技场的中心,在那小起居室大小的玻璃房内。Astralis的五人在我面前坐成一排整装待发,桌下是选手们连接好的称手利器——鼠标键盘和耳机。我们都在等待裁判吹响比赛的号响。

        玻璃房内被寂静主宰着。我轻拍五人后背,嘀咕着给队员赛前最后的鼓励。“冲啊兄弟们!”玻璃房外充满着期待的躁动,约17000的观众挥舞著队旗和自制的标语。距离玻璃房最近的的座位满是身穿黑红战服的人们,那是我们的颜色。当灯光暗淡下来,红色星海开始闪烁,那是我们的标志。

“解说准备完毕”

        分析师和解说已经准备完毕。我扫过解说区,我只能看到下面四人模糊的西装曲线。他们已经为比赛预热了一小时了。数以百万计来自全球各地的观众将会收看这场直播。

“.Ready”

        在我们对面,一样的玻璃房里,对手已经准备好了。之所以在对面,倒不是为了防止我们在比赛开始后仔细研究对面的动作,选手们有更多事情要做。而我,会仔细地观察对手及其教练的一举一动。电竞比赛是关乎心理素质的漫长马拉松。你可以从身体语言和面部表情读出队伍的精神状态。

        我看向玻璃房外的对手的粉丝。对手在近期比赛占得上风,他们的粉丝正摩拳擦掌准备迎接胜利。他们声势浩大。有些人脸上都涂着彩绘。他们自制的标语充满嘲讽的意味:

“A队的粉丝就是一群墙头草”

“Chokestralis”[1]

        我看向别处。

        在我前面的Lukas “gla1ve” Rossander调整座椅向前,并示意团队已经准备完毕。

“. Ready “

        几秒后我的麦克风就会断连。在比赛中和选手交流是不被允许的。在我身旁的就是确保我遵守这个规则的比赛官方人员。

        “麦克风已静音“机械声播报到我耳中。

        我慢慢吐气。

        我是Danny Sørensen。大部分人叫我“zonic“。 Zonic是我的作为职业的时候的昵称,当然我是丹麦第一批职业选手。

        现在我是Astralis的教练,当然我的队伍是世界最棒的CS队伍。

        或者更该说,我们曾是世界最棒的CS队伍。我们的世界排名滑落到第三名,而这场在柏林的比赛是我们重回第一的机会。

        我打职业的时候的职业世界和现在不同。我们在网咖或者地下室打CS,而不是在体育场里。我们从没听说过什么电子竞技。我们用自己的钱买公车票横跨国家,去小体育馆参加比赛,吃烧烤卷饼(kebab一种很便宜的小吃)喝可乐过日,在地上直接铺睡袋睡,之后第二天早上起来把上述重新再来一遍。

        即使那些打拼到顶尖的职业也赚不了多少钱。奖金很少,如果你能直接拿到举办方放在信封里的现金,那算你走运。不然你就只能等主办方安排银行转账,之后那笔钱就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那段时光是黑暗的,没人想着能打职业赚钱。

        但如今我却在这,在这一万七千粉丝前,在将近百万的场外观众的聚焦点。赛场上,奖杯矗立在两队之间。冠军可以获得五十万美金。队伍里的五人已经比很多足球职业球员赚的多了,与此同时很多世界最大最知名的公司也正排着队想拿下赞助权。我起步的时候,游戏玩家都是死宅和废物。而现在,职业有自己的粉丝俱乐部,而且现在他们很少难能在外出时不被粉丝拥簇。

        这一切都发生的很快且很多归功于Astralis。是我们把CS拉出了地下室并将其带入职业体育界。我们创造了一套训练体系并配合以体能训练,饮食控制和运动心理学。这体系的结果出人意料,其他队伍也纷纷效仿。

        人们之前嘲笑我们掉链子。我们在关键时刻失去冷静。队员们因无法战胜紧张,一般在半决赛前就被淘汰。更有甚者一声不吭地就跑到敌人阵营去了。[2]

        但我们战胜了这些困难并成为了史上最成功的CS队伍,问鼎第一,冠军拿到手软。我们就是游戏里那无法战胜的boss。

        和游戏一样,boss总有办法打。没过多久,就有队伍能打败我们了。在登顶了一年半后,我们还是滑落到了世界第二。随后,我们被降到世界第三。

        我们甚至开始在比赛的小组赛就被淘汰。分析师说我们开始重操旧业——一队无法承受逆境的人。

        后来的整整三月间,我们没能拿下一局胜利。[3]五个月过去了,对cs比赛来说像是过了一辈子,情况还是一样。当你开始下滑时,重新爬回第一几乎是不可能的。游戏一直在变化,当你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控。你就会开始失去对逢凶化吉的信心。

        一瞬之间,所有的专家都开始挑Astralis的刺。什么A队也不是什么传奇队伍,A队和那些有势不可挡一年的其他队伍没什么区别,早晚一头扎进被人遗忘的历史。

        他们不仅在批评队员和我。他们非要否认幕后所有我们Astralis为职业化电竞和引领电竞进入新方向的努力。

“Chockestalis“

        面前的选手们调直座椅。

        场内的观众们急不可耐。

        让我们开始吧!

 


[1] (因为A队曾经常赛点拿不下或者当老二,cser就给了A队这个外号)

 

[2] (说的就是你Kyaerbye)

[3] (?说的和真的一样blast pro冠军也算冠军!不准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