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GO】XANTARES的教训:漫谈国际选手的职业生涯规划

【CS】什么是rating:【CSGO】赛事分级知多少:【CS】什么是战队排名:【CS】HLTV保姆级使用教程【上】:【CS】HLTV保姆级使用教程【下】:【CSGO】科普:HLTV是如何评选TOP

码字不易,希望各位读者朋友点点关注,多多交流。今后会继续更新更多深度内容,往期内容请见文集:caivar的CS: GO数据分析。 转载本文或摘编本文内容需经本人同意。 

一些值得回顾的文章:

【CS】什么是rating: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7386549

【CSGO】赛事分级知多少: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7400536

【CS】什么是战队排名: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7456217

【CS】HLTV保姆级使用教程【上】: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7967780

【CS】HLTV保姆级使用教程【下】: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8212922

【CSGO】科普:HLTV是如何评选TOP 20选手的?: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8659547

【本文约9600字】


对于电子竞技而言,27岁算得上是一个“夕阳红”的年龄。不过27岁的XANTARES在不久前的EPL S16上打出了相当惊艳的表现,只是Eternal Fire甚至没有晋级淘汰赛。人们扼腕叹息,感慨XANTARES的职业生涯是何等坎坷,他好像一没直有得到足够的团队支持。被许多人视作个人能力最强的步枪手之一的XANTARES,为什么从未在赛场上证明自己可以与那些鼎鼎大名的明星选手相提并论?有人可能会说,这是因为XANTARES的职业生涯规划太糟糕了。我们不妨回顾土耳其人的经历,尝试找到他在哪个分岔路口迷了路。国际选手的职业生涯规划是一步错,步步错吗?


1    Space Soldiers

XANTARES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天才少年。根据Liquipedia的记录,土耳其人有迹可循的职业生涯始于2013年,彼时他17岁。而在HTLV上,XANTARES首支被记载的战队就是Space Soldiers。当他在2014年末成为这支战队的建队成员时已经19岁了。19岁当然是很年轻的岁数,但考虑到当时Space Soldiers不过是一张白纸,也没有任何一线赛场经验丰富的老将可以帮扶XANTARES,土耳其人的起步并不算快。

XANTARES代表Space Soldiers参加的首个正式赛事是ESL举办的Southeast Europe Championship。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个赛事是东南欧地区的低级别赛事,但没有办法,Space Soldiers作为新战队不可能一步登天,只能从低级别赛场起步。Space Soldiers通过了四分之一决赛,在半决赛不敌一支来自巴尔干的混编纵队aimface,这支战队有3个塞尔维亚人,1个马其顿人和1个波黑人。这个17岁的波黑少年在巴尔干地区颇有名气,他名叫Nikola Kovac,在游戏里使用过很多不同的ID,比如NiKolinho和NIKITA,不过后来为人熟知的名字是NiKo。

在2015年4月,XANTARES参加了他人生中首个国际赛事——Copenhagen Games 2015。今天自然没有人会记得Copenhagen Games,但在CS:GO方兴未艾的年代,Copenhagen Games是一年一度的盛会。2013年的Copenhagen Games见证了NIP将自己的线下赛连胜记录延续至85-0这不可思议的数字,睡衣忍者不费吹灰之力豪取桂冠。每逢Copenhagen Games开赛,不仅各路豪强都在哥本哈根这座CS:GO的圣城相会,许多像Space Soldiers这样名不见经传的网吧队同样有幸与顶尖强队过招。

在多达58支战队参加的Copenhagen Games 2015上,Space Soldiers最终止步13-16名。实际上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特别是考虑到击败他们的2支战队分别是最终的亚军TSM和殿军FlipSid3。TSM的明星选手是19岁的Nicolai Reedtz,现在他刚刚抵达忠实的哥本哈根。引领FlipSid3的则是一个乖戾的17岁乌克兰少年——Oleksandr Kostyliev,小名叫Sasha。

那么XANTARES的个人表现如何?他在15张地图上打出高达1.38的rating,位列全赛事次席。看起来土耳其人与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相比不落下风。

这里不缺乏CS:GO最伟大的名字,很可惜XANTARES并不是其中之一

但之后呢?Copenhagen Games是Space Soldiers当年参加的唯一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赛事。在其余的时间里,土耳其人醉心于各种低级别的地区赛事和线上赛,他们参加的另一个重要赛事是DreamHack克卢日-纳波卡Major的两轮线上公开预选赛,XANTARES分别打出1.34和1.43的rating。Space Soldiers晋级了吗?当然没有。

越明年,Space Soldiers将阵中的e1和ONLY替换成ngiN和paz,并决定进一步冲击国际赛场。他们参加了DreamHack马尔默大师赛的封闭预选赛,首轮出局;在DreamHack夏季公开赛的封闭预选赛,他们不敌allu和suNny领衔的ENCE;在DreamHack布加勒斯特公开赛的封闭预选赛,他们棋差一招,在最后一轮败于valde、gla1ve和Snappi所在的X;他们在震中杯的封闭预选赛垫底离场;年末的欧洲区Minor上他们面对REZ和draken的Epsilon败北,无缘ELEAGUE亚特兰大Major预选赛……土耳其人四处碰壁。当然他们还是在ESWC和Copenhagen Games获得了四强的好成绩,但此时的ESWC和Copenhagen Games已经江河日下,不及以往。

2016年末,MAJ3R加入Space Soldiers,不久后Calyx也在2017年初成为土耳其班子的一员。这套最经典的Space Soldiers阵容正式成型。2017年1月,土耳其人来到江苏常州,参加WESG世界总决赛。他们在半决赛不敌最终的冠军Envy,收获殿军和6万美元的奖金。这届WESG是XANTARES首次在国际赛场收获不错的成绩,他的数据达到1.36,仅次于Brehze。

Space Soldiers的下一个目标是获得稳定参加大型赛事的机会,FACEIT举办的ECS联赛自然是不错的选择。他们在ECS第3赛季的发展联盟获得第2名,只要在加赛战胜在第2赛季位列倒数第2名的VP就可以成为ECS联赛的一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波兰老将们3:1击败了土耳其人。之后他们又没有游出PGL克拉科夫Major的Minor封闭预选赛。转机发生在5月,Space Soldiers接连击败了Envy(此时kennyS、NBK-和apEX已经离队)和GODSENT,从ESL One科隆的封闭预选赛杀出一条血路。XANTARES的大赛首秀终于来临了,此时他即将22岁。

科隆的Space Soldiers可谓高开低走。他们在首战爆冷力克最终的冠军的SK,给世界第一来了个下马威。但随后土耳其人三战皆墨,在瑞士轮小组赛阶段就被淘汰。不过XANTARES的个人表现可圈可点,在战胜SK的Cache上打出1.30的rating,对阵OpTic的Mirage上数据更是达到1.43,只是Space Soldiers以9:16败北。最终XANTARES在整届赛事的rating是1.11,KPR为0.75。4张地图的样本量很小,但或多或少可以说明XANTARES并没有对一线赛场有任何不适应。科隆之旅结束后,Space Soldiers照旧积极参与各种赛事的预选赛,取得了一些名额,更多的依旧是失利。但在最重要的预选赛——ELEAGUE波士顿Major的Minor及其封闭预选赛上,土耳其人大获全胜。他们先是在Minor的封闭预选赛3-0出线,随后在Minor两次击败Envy,头名晋级ELEAGUE波士顿Major挑战者组。

XANTARES在2017年的故事还有一个小插曲:Space Soldiers在ESEA第25赛季欧洲区获得了第1名,他们在决赛击败的对手是FlipSid3。之后土耳其人来到加州伯班克参加线下举办的ESEA第25赛季全球挑战赛,他们的最终对手又是FlipSid3,而且Space Soldiers再次取胜。FlipSid3阵中不乏markeloff和B1ad3这样的独联体大佬,不过他们真正的明星选手是一位刚满18岁的小将Denis Sharipov,他已经带领FlipSid3打进了当年的两届Major。在年末,这位ID叫electroNic的小将选择加入NAVI。

2018年是Space Soldiers迎来巅峰的一年。22岁的XANTARES在年初参加了他的首届Major,土耳其人在挑战者组以3-1的战绩轻松出线,而在传奇组他们甚至战胜了最后的冠军C9,只可惜在最后一场win or go home的BO1中不敌MOUZ,2-3遗憾离场。纵观整届Major,XANTARES在挑战者组打出高达1.39的rating,到了传奇组后这个数字下降至1.08。虽然这个数据不足以带动Space Soldiers打进ELEAGUE波士顿Major的淘汰赛,但总而言之XANTARES的Major首秀算得上可圈可点。

Space Soldiers照旧参加了当年3月在海南海口举办的WESG,土耳其人最终走到了决赛,1:2憾负fnatic。他们还在5月来到马赛参加DreamHack大师赛,在小组赛就垫底出局。不过Space Soldiers获得了参加EPL S7的名额,最终在欧洲区小组赛位列第5名,XANTARES、Calyx和paz分别在整整26张地图上获得1.34、1.17和1.16的rating,全队rating高达1.14。

那么土耳其人在EPL S7的淘汰赛表现如何?他们先后不敌Liquid和k0nfig领衔的OpTic,止步9-12名。不过随后Space Soldiers在奥斯汀赢得了DreamHack公开赛的桂冠,虽然这只是个小比赛,但蚊子腿也是肉,这无疑是XANTARES在Space Soldiers最美好的时光之一。

进入6月,Space Soldiers远赴巴西参加ESL One贝洛奥里藏特,可惜与FaZe及SK分在同一组,未能出线。夏季休赛期过后,土耳其人的状态开始急转直下,在FACEIT伦敦Major挑战者组一胜难求,0-3被淘汰。9月的伊斯坦布尔,Space Soldiers也未能在父老乡亲面前一展雄风,以2胜3负的战绩结束了BLAST伊斯坦布尔的征程。这也是XANTARES代表Space Soldiers参加的最后一届赛事,在10月13日,XANTARES宣布他和4位队友将与Space Soldiers分道扬镳,原因是俱乐部与选手的在长期规划方面的意见相悖。离开Space Soldiers后,这套阵容继续参加了EPL S8,并在年末收获了参加IEM卡托维兹Major的Minor的名额,不过XANTARES的队友可能没有想到,他们最值得信赖的明星选手即将离他们远去。


2    BIG

2018年12月23日,23岁的XANTARES迎来了职业生涯首次转会。他离开了Space Soldiers,成为了BIG的一员。两周后,XANTARES接受了HLTV的采访。

问:让我们从你以前的团队开始。能告诉我们在你离开Space Soldiers后发生的事情以及你决定与团队分道扬镳的原因吗?

答:我离开团队的原因是队友没有了动力。我做出决定的主要因素之一是我对成功的渴望和我好胜的性格。我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我的前队友没有我那么雄心勃勃,而且他们没有像我那样投入那么多的精力。

问:你过去曾收到其他国际纵队的邀请。为什么现在才接受了BIG的offer?

答:我之前拒绝了那些邀请是因为我认为我会在Space Soldiers有所成就,并且实现我的目标。在我意识到我们的目标不一致并且我们离开了Space Soldiers之后,我接受了BIG的offer。

问:你能透露一些这个过程吗?BIG是如何接触你的,谈判进展如何?

答:我们离开Space Soldiers之后,他们给我发了offer。我已经和BIG的教练成为了朋友,他亲自联系我说,即使我不接受邀请,我们也会一直做朋友。我去德国面对面评估了这份offer,我想了解他们。实际上此前我已经认识tabseN和gob b,而且BIG的每个人都非常友好,这也有助于签约的过程。所以最终我接受了他们的offer。

问:你有收到其他战队的offer吗?

答:我曾经收到过很多战队的offer,包括FaZe和MOUZ,但当时我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当我最终决定加入另一个团队时,BIG友好的环境加上我对我们会成功的信念,让我接受了他们的offer。

与很多人的预料不同,加入BIG之后XANTARES并没有像在Space Soldiers那样大杀四方,而是不温不火。年初的卡托维兹Major,BIG直接0-3垫底离场,XANTARES打出将将1.00的rating;SSi S7上BIG仅仅战胜了TYLOO和paiN,依旧在小组赛阶段就被淘汰,XANTARES的数据是1.06;在科隆,德国人被两支丹麦战队轮流碾压,仅位列9-12名,XANTARES的数据低至0.89;在柏林Major的Minor,BIG被North双杀败北……在2018年的世界排名一度来到第6位的BIG,在2019年颗粒无收,甚至一路走低,最终在年末跌至第40名。特别尴尬的是,XANTARES在线上赛依旧犀利,可是一到线下赛场面对人潮时,他就有些萎靡。

2019年XANTARES在线上赛和线下赛的数据对比

德国战车终于在2020年的线上赛时代迎来了春天。在年初syrsoN和k1to加入,BIG马上在莱比锡的父老乡亲面前赢下DreamHack公开赛,之后又连续赢得两届甜蜜之家线上赛的冠军。虽然这些比赛小到不会被HLTV承认,但毕竟也提振了士气。到了5月的DreamHack春季大师赛欧洲区,BIG轻松双杀FaZe,并在总决赛完成让二追三的壮举,复仇G2。这是BIG队史首座冠军,新队员syrsoN当选MVP。

你是懂挑虾线的

进入夏天,BIG又先后获得cs_summit 6欧洲区和DreamHack夏季公开赛欧洲区的冠军,世界排名一度到达榜首。XANTARES还在DreamHack夏季公开赛欧洲区收获了职业生涯至今的唯一一枚MVP奖章。虽然自从ESL One科隆欧洲区开始,BIG在2020年秋冬季的表现有所下滑,但凭借3座冠军,他们还是位列HLTV全年战队排名第4名。2020年同样是XANTARES个人层面上最成功的一年,他的全年rating为1.09,特别是在BIG夺冠的3届赛事中rating分别为1.10、1.14和1.21。尽管距离当年的HLTV TOP 20选手仍有差距,但XANTARES完全可以自豪地说,自己不但适应了一线赛场,而且表现不错。似乎如他加入BIG时所言,BIG与他自己对成功的信念确实带来了冠军。

好景不长,进入2021年后,BIG风光不再。在IEM卡托维兹,BIG垫底出局,XANTARES表现糟糕,rating只有0.92;在EPL S13,BIG止步小组赛阶段;Funspark欧洲总决赛是BIG在2021年唯一的收获,但这也不过是一项中型赛事;8支战队参加的BLAST春季总决赛,BIG位列5-6名……终于,XANTARES在BIG的时光随着线下赛的回归走向尽头:在科隆,BIG憾负于G2和VP,未能进入淘汰赛。在随后的夏季休赛期,BIG宣布将XANTARES放上货架,代替他的是丹麦人gade。

XANTARES发布了一条长推文,“我决定为了我的职业生涯和我自己开辟一条新的道路。所以,下赛季我将离开BIG。除了在BIG度过的美好时光之外,我也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成功地让我们的团队成为了世界第一。我交了很多好朋友,我会珍惜和他们在一起的回忆。我将永远怀着美好的心情铭记这些时光。”


3    Eternal Fire

XANTARES的下一站并不是一线队,而是所谓土耳其梦之队Eternal Fire——他与woxic、imoRR和老队友Calyx组建的新战队。Eternal Fire最初的阵容并非全部由土耳其人组成,从OG来投的约旦人ISSAA也是其中一员,不过他只短暂停留了2个月,随后小将xfl0ud代替了他。

新的起点意味着XANTARES又要像在Space Soldiers一样,从各种赛事的预选赛起步,争取回到一线赛场。不同的是,年满26岁的XANTARES已经是队内最年长的选手,他还要肩负起IGL的职责。这支土耳其梦之队在2021年的下半年可谓毫无起色,混迹于Malta Vibes、平博杯和REPUBLEAGUE等二线赛事,在试图冲击一线赛事的预选赛中也是颗粒无收,在IEM秋季赛、冬季赛和EPL S15预选赛全部失利。当然,回归二线的XANTARES可谓如鱼得水,指挥似乎没有让他分心,他依旧打出非常漂亮的数据。只是看起来全土班似乎还是像过去的Space Soldiers一样,无法有所建树。

回到家乡后,XANTARES在2021年后5个月的数据

不过到了今年,Eternal Fire和XANTARES有了不错的势头。他们先是杀出了残酷的RMR预选赛,随后在PGL安特卫普Major欧洲A区RMR以3胜2负的战绩成功出线。土耳其人的布加勒斯特之旅颇为惊险,他们首战就被冠军大热FaZe以16:4的比分狠狠教训,好不容易在一场历经回档风波的鏖战中力克Dignitas,次日又不敌Vitality。跌入1-2组的Eternal Fire最终在面对fnatic和OG的苦战中笑到最后,在两场BO3中XANTARES都是服务器里表现最好的那个人,分别打出1.31和1.32的rating。XANTARES又一次打进了Major,他上一次参加Major还是三年多前的卡托维兹。

很可惜,土耳其人在安特卫普未能更近一步。在Major挑战者组,除了16:2轻取羸弱的Renegades之外,他们一胜难求。即便如此,XANTARES还是交出了1.16的平均rating。Eternal Fire的另一个好消息是,他们在EPL S16的预选赛颇为轻松地拿到了正赛的名额,这意味他们又可以参加另一项大型赛事。此外,土耳其人还被邀请参加袋鼠杯,并且在小组赛力克Imperial和MOUZ,晋级淘汰赛。在淘汰赛首轮,XANTARES面对的是他的老东家BIG,德国战车带走了胜利和之后最终的冠军。XANTARES在这届质量不错的赛事中打出了1.21的数据。

到了夏季休赛期,Eternal Fire决定将Calyx和xfl0ud移出名单,迎来XANTARES的两位老队友MAJ3R和paz。在马耳他的EPL S16,XANTARES手感热得发烫:对阵FURIA的Nuke和Vertigo分别轰出1.42和1.37的rating,面对C9的Dust2和Overpass更是送出1.59和1.83的恐怖数据。最终他在整届EPL的数据定格在1.31,但即使是这样惊艳的表现也无法帮助Eternal Fire更上一层楼。之后的IEM里约欧洲A区RMR,土耳其人1-3出局,XANTARES纵有1.24的rating也无济于事。RMR失利后,Eternal Fire请回xfl0ud,结束了与MAJ3R短暂的合作,但他们仍然没有变得更好,ESL鹿特丹挑战者杯止步四强、CCT南欧赛和中欧赛一轮游、BLAST秋季showdown不敌Astralis……土耳其梦之队的未来依旧迷茫,他们陷入了排列组合的窘境,每当要换人时却发现除了老面孔之外无人可用,每套阵容都是换汤不换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年可能是XANTARES个人能力的顶峰,不仅是那些漂亮的数据,更重要的是他在面对强敌时展现了稳健而坚强的一面。但是他已经27岁了,对于电子竞技选手而言,在这个年龄达到巅峰似乎有些奇怪。XANTARES滚烫的手感又能持续多久呢?他好像很强大,又好像从来没有证明自己在一线赛场的价值。但时间不等人,XANTARES的青葱岁月就这么蹉跎了,契机正在离他远去。

54张对阵TOP 20战队的平均数据达到1.20,今年是XANTARES在高强度比赛中表现最好的一年


4    XANTARES做错了什么?

XANTARES真的做错了什么吗?可能不见得如此,也许他就是实力有限,无法成为真正的明星选手。这里说“XANTARES做错了什么”是基于一种假设:XANTARES的实力并不限于现状,他本可以做得更好,只是因为他不理想的规划而损害了职业生涯。纵观XANTARES在Space Soldiers、BIG和Eternal Fire的经历,个人认为他在以下几个方面的缺陷使他与最高程度的成功失之交臂。


4.1    出名要趁早

为什么我在文中提及s1mple、device、NiKo和electroNic这样的名字?首先,他们相较XANTARES的一大优势是更早地走上职业道路,这样即使走了弯路也仍然有更高的容错率。s1mple从15岁开始参加职业赛事;device同样是在15岁就加入Copenhagen Wolves,彼时他玩的还是CS:S;electroNic则是16岁开始跟着hooch这样的独联体老资格打比赛;NiKo成为职业选手的时间节点则是早得离谱,如果根据huNter-的说法,在他9岁的时候,他的弟弟就已经走上职业道路了。而在Liquipedia的记录中,NiKo在不晚于14岁时就加入了职业战队。我们甚至可以在HLTV上找到NiKo在CS 1.6时期的集锦。

相较之下,XANTARES在17岁“才”成为职业选手,这当然不算晚,但是他的起步也谈不上快。17岁是什么概念?来自独联体的小将m0NESY和w0nderful现年17岁,而他们已经在最大的舞台上亮相了。XANTARES的前半段职业生涯苦苦追寻的终点却不过才是他们的起点。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一线赛事往往对年龄下限有要求,我们可能会见到更多的未成年人成为一线队的一员。总之,土耳其人在起点就落下了一截。

目前被Liquipedia记载的最年轻的选手是刚满16岁的Jimpphat,他是sergej的弟弟


4.2    放下执念

其次,XANTARES并不是没有机会追上这些人的脚步,但是他把自己牢牢地关在了Space Soldiers。上面提到的几位超级巨星当中,device是发迹最早的,早早成为Copenhagen Wolves的一员的他在CS:GO最初的时代就已经频繁参加最高水平的赛事,并且在2014年入选TOP 20,次年被TSM这样的大牌俱乐部招入麾下;s1mple在17岁之前就加入了HellRaisers,他的队友包括markeloff、Dosia和ANGE1这样的独联体老人,此后的一年多时间他基本上为HellRaisers和FlipSid3效力,并在18岁时来到北美豪门Liquid;electroNic在17岁进入独联体老牌俱乐部Empire,后又转入FlipSid3与markeloff和B1ad3共事,19岁加入NAVI。

可以注意到一点,更早进入职业赛场的必要性并没有那么大,一方面有很多天才少年在过早成为职业选手后无法适应而伤仲永,另一方面也有很多大器晚成的选手。但是,尽早从低级别赛场进入一线赛场是大有裨益的,因为当你进入了一线队之后,那些低级别的赛事对你而言就再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如果你要有所成就,就不得不无情地把曾经的战队当成跳板,尽可能缩短耗费在这个过渡过程上的时间。不仅仅是更早地接触CS:GO的顶尖赛场,上述的明星选手还早早就从老前辈那里接受点拨,并建立了深厚的人脉关系。B1ad3后来选择再次与s1mple和electroNic同队并带领NAVI建立伟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更早接触高水平赛事,与经验丰富的选手切磋交流(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对年轻选手的帮助相当可观

反观XANTARES,他选择在没有更有经验的队友的帮助下,在Space Soldiers这张白纸上花费4年的青春。在刚刚踏入职业圈的时候,他与这些明星的差距还很小,比如说上文提到他与s1mple和device还在2015年的Copenhagen Games同台竞技过。但是两三年后,s1mple和device已经成为超级巨星,而XANTARES还在为了参加大型赛事的名额而疲于奔命。除了FPL,XANTARES很难在别的地方碰到他们。从这个角度来看,XANTARES的行为是很滑稽的,他很相信只要投入的精力足够多,他就能带领Space Soldiers拿到冠军,却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可能性有多大。他在Space Soldiers的4年时光想要完成的事情——从那些层层加码的大型赛事预选赛中通关——对于ZywOo而言只不过是在加入Vitality之后的前6个月还要多刷一点业绩罢了。何况即使是如此强大的ZywOo,他的队友——那些“拖后腿的”、“老朽的”法国老将也比XANTARES的土耳其队友可靠太多。XANTARES的所作所为简直与堂吉诃德无异。

有人可能会说,拿这些有母语优势的选手走的捷径与XANTARES比较并不公平。确实,如果你有丹麦、瑞典或者独联体的户口本,那么你在CS:GO的世界里就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在这些CS:GO发展蓬勃的地方,天才少年更容易被发掘,更容易进入一线赛场。而CS:GO的世界里的土耳其则是不折不扣的化外之地,在XANTARES之前就更没有任何声音了。

可是,NiKo同样来自缺乏职业土壤的东南欧,为什么他比XANTARES到达了更高的高度呢?这其实是一对非常有趣的比较对象,特别是二人在职业生涯的初期是非常相似的。XANTARES执着于振兴土耳其CS,NiKo则希望组建一支由塞尔维亚族组成的世界级战队。NiKo为了他的目标,先后6次加入塞尔维亚最大的CS俱乐部iNation,甚至拒绝了MOUZ的邀请,堪比七进七出的赵子龙。但最后NiKo醒悟了,他明白带着一个阿斗尚且还有一丝生机,带着四个阿斗是不切实际的事情。终于,距离首次加入iNation后三年,刚刚成年的NiKo远赴德国,加盟MOUZ。此后,除了剩下huNter-和nexa的残局,NiKo就再也没有在比赛中说过塞尔维亚语了。

细细想来,NiKo已经在那不切实际的塞尔维亚CS计划中耗费了3年青春,但在这里他的年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波黑人起步实在是太早了,以至于他完全可以挥霍这些时间来重新认识加入国际阵容的必要性。可是XANTARES就不同了,在Space Soldiers建队时他已经19岁,当他离开土耳其来到德国时,他已经23岁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直到加入BIG的那一刻,XANTARES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这样的起点无疑是太晚了。

我可以理解XANTARES的心情。与自己的伙伴并肩作战,为自己的国家在CS:GO的世界里争得荣耀,这是人之常情。但是从CS:GO的历史上看,有机会竞争冠军的母语阵容只限于极个别地区,而且其中的一部分地区已然衰败(比如瑞典和法国)。而当前的CS:GO赛场上,国际纵队的兴起已经是大势所趋。对于来自CS:GO荒漠的土耳其的XANTARES,像同胞woxic那样尽早加入一支有竞争力的国际纵队才是曲线救国的最好方法。但很可惜,XANTARES认识到这一点太晚,甚至可以说他至今都根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否则他就不会提前结束BIG的合同去组建Eternal Fire。XANTARES到现在可能都在做着“全土班夺冠”的春秋大梦。

很讽刺的是,即使是那些有母语优势的地区,其面向英语和国际纵队的态度也很可能比XANTARES更包容。丹麦人对国际阵容的宽容度尚可以用他们娴熟的英语解释,可是英语水平相对较低的独联体地区也从不缺乏那些有志向加入国际纵队的年轻选人。从6年前的s1mple到今年的m0NESY和degster都是如此。HObbit离开Gambit之后最浑浑噩噩的那段日子里,他心心念念的一件事就是加入一个北美俱乐部。如今虽然C9说的还是俄语,但哈萨克人的愿望还是不经意间实现了。在这一点上,17岁的m0NESY甚至比年长他10岁的XANTARES看得更透彻。独联体没有我的位置,那我就应该加入国际阵容历练自己,而不是留在独联体的低级别赛场浪费时间。m0NESY还在青训队的时候也曾豪言“我的目标是让NAVI Junior成为TOP 30的战队”,但是很残酷的现实是,NAVI主队在背负flamie时都自身难保,何况区区一支青训队呢?m0NESY很快就吸取了这个教训,远走高飞。

所以,对于不能流利使用丹麦语/瑞典语/俄语的国际选手而言,学好英语,尽早加入一支国际纵队甚至比早早出道更加重要。在这里,与XANTARES同岁的rain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挪威人与4个同胞在London Conspiracy和LGB时期其实已经小有所成,打进了多项大型赛事乃至Major,但是rain还是在加入London Conspiracy后不到一年就离开了母语阵容,成为了全明星国际阵容Kinguin的一员。rain并没有被眼前的一点成就迷惑,他很清楚挪威的CS:GO社区是不可能培养出5个冠军选手的。之后从Kinguin到G2再到FaZe,rain一直是国际纵队的坚定支持者和践行者,他的忠诚也在今年开花结果。


4.3    良禽择木而栖

最后来谈谈XANTARES的转会选择。离开BIG回到土耳其不必多说,自然是一步臭棋。如果XANTARES还留在BIG或者前往其他的欧洲一线队或准一线队,他在大型赛事露脸的机会显然会比在Eternal Fire多得多,而且这些参赛资格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来。XANTARES在BIG的表现足以说明他值得成为一支一线队的一员,这意味着他本不必花费时间和精力在那些冗长的大型赛事预选赛上,可是现在他自己放弃了这种属于一线队的特权。

真正的问题在于,XANTARES在2018年末加入BIG真的是一个好的选择吗?看起来BIG是一支准一线队,在2018年取得了一些成绩,而且对XANTARES求贤若渴。但个人认为,BIG其实是一个很不好的选项,因为BIG本质上还是一支德国队而非国际纵队。2018年的BIG确实为了smooya而讲英语,但smooya也用科隆亚军的成绩回报了BIG,而且他还是在年末离开了德国战车。BIG可以在一时为了你讲英语,但这不代表4个德国人要永远陪一个土耳其人讲英语。此外,在日常的沟通交流中,BIG也很难形成国际纵队的氛围。可以料到的场景是:不论服务器内还是生活中,德国人之间都倾向于用德语而非英语交流,剩下孤零零的XANTARES用他蹩脚的英语费劲地与德国人沟通。

同样是从东南欧来到德国,NiKo的下家MOUZ就是比BIG合适得多的国际选手的归宿。MOUZ和BIG的德国血统都足够纯正,但是MOUZ大刀阔斧地采用国际阵容,荟萃来自各地的年轻选手。如果XANTARES所言属实,即FaZe和MOUZ曾经在BIG之前对他有意,那么XANTARES没有立即离开Space Soldiers并加入FaZe/MOUZ,或者在这些offer中选择了BIG绝对是失去理智的做法。FaZe和MOUZ在国际化的道路上远比BIG成熟,更何况在2018年前后,FaZe和MOUZ显然是比BIG实力更强劲的战队。如果XANTARES确实在当初放任这些良机溜走,那么他后来不如意的职业生涯完全是咎由自取。


5    总结

XANTARES的起点可能并不落后于那些最伟大的名字太多,但致命的是,在每一个节点,他都要驻足不前,最后发现自己被那些一时瑜亮的超级巨星远远甩在身后。Space Soldiers的XANTARES起初是见识过一些大场面的,但后来他把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耗费在无谓的大型赛事预选赛和低水平赛事上,错过了快速进步的黄金时期。等到2018年Space Soldiers终于有了多次参加大型赛事的机会,XANTARES的能力也就到了头,他只能把这支战队带到这个位置,不可能更进一步。走进死胡同之后XANTARES才意识到要前往一个更高的平台,结果他又选择了不理想的BIG。XANTARES在BIG的两年半时光小有所成,但距离当时社区对他极高的期望还有很远的距离,可谓高不成低不就,颇为尴尬的是他很难在线下赛表现得像线上赛那样优异。回到Eternal Fire的XANTARES似乎更强大了,但这种强大还停留在个人层面,Eternal Fire的整体竞争力并不比2018年的Space Soldiers强。按照目前的趋势,XANTARES的土耳其CS大计将会又一次破产。

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国际选手的职业生涯规划是一步错,步步错吗?结论应该是:不,一次错误并不致命。NiKo在全塞班挥霍了3年光景,并没有损害他后来的职业生涯。反观XANTARES没有达到一些人的预期,不是因为他在某个阶段掉了队,而是他在每个阶段都掉了队。这与他堪称糟糕的职业生涯规划脱不开干系,无论是在Space Soldiers驻足四载、选择BIG、离开BIG还是回到家乡。

几天前的10月24日,XANTARES求婚成功。让我们祝福他爱情美满,事业顺遂。对于乐观主义者而言,一方面的挫折往往可以被另一方面的幸福弥补,愿XANTARES亦能如此。


88hash xocsgo
88hash xocs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