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Jamppi的诉讼案中,当地法院做出了有利于V社的判决,法院表示对此案没有管辖权,因此诉讼案无法受理。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他们不认为jamppi是本案的消费者。

今年3月初,芬兰职业选手Jamppi对Valve GmbH在当地法院开始了法律诉讼。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个对Valve GmbH有利的结果,因为法院做出了一项裁决,指出“本地区法院没有管辖权,因此诉讼不可受理。”

早前Jamppi对V社提出了取消VAC禁令的要求,并提出赔偿超过26万欧元的要求。Valve GmbH无视了他的几项仲裁申请,直接向法院提交了答复。

Valve给Jamppi回复的邮件

Valve GmbH的第一个回应引起了重大反响,因为他们指出Jamppi的法律团队起诉错了公司,他们并没有对Valve Corporation提起诉讼,而是对“Valve GmbH”这家子公司采取了行动。

这时本案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它影响了许多事情的发展,这导致法院的判决有利于Valve GmbH。因为在此之前Jamppi的法律团队准备对这一判决提出上诉。

在提出上述观点后,Jamppi一方进行了回应,称这名19岁的少年是以消费者身份提起诉讼的,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2015年,当时他还不是一名职业选手,因此这起纠纷应该在芬兰处理。

然而他们起诉的Valve GmbH公司在2015年时还没成立,该子公司是在Jamppi收到VAC禁令一年后,于2016年成立。这意味着Jamppi是与Valve Corporation于2015年签订了作为消费者的合同协议。因此本案与Valve GmbH没有任何合同关系。

基于这些理由,法院作出了裁决,“在这件案件上,Jamppi不能视为消费者,因为Jamppi后续补充道,VAC禁令妨碍了他的职业生涯,并且限制了他的交易自由权。”

当然这一决定并不是最终的,因为Jamppi的律师表示,他们将对这一决定依然进行上诉,但在审理上诉前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解决目前的问题,由于疫情原因,上诉法院的通道非常拥挤,他还表示如果他们的申诉没有产生任何积极结果,他们还没有下一步计划。

按照现在的裁决,Jamppi可能要向Valve GmbH支付44650欧元的罚款,如果Jamppi继续增加诉讼费用,那么他将会继续支付大约845欧元的诉讼费。

虽然这看起来失败了,但如果他想继续跟进案件理论上也行得通。事实上法院还做出了另一项裁决,即“jamppi没有利用VAC账户进行欺诈”,因为买卖双方都同意了这笔交易,而那时jamppi还没有收到VAC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