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CSGO的困难,坚持与突破

在上一篇文章,我们介绍了蒙古、东南亚战队在这几年来的发展。今天笔者也来说说国内战队,尤其是草根战队、半职业战队的一些现状。在中国2019年是一个重要节点。CS:GO国服玩家数量在当年实现一个爆炸性的增

在上一篇文章《疫情之下,我们已被蒙古、东南亚战队追上来了》,我们介绍了蒙古、东南亚战队在这几年来的发展。今天笔者也来说说国内战队,尤其是草根战队、半职业战队的一些现状。

在中国2019年是一个重要节点。CS:GO国服玩家数量在当年实现一个爆炸性的增长。根据SteamDB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中国玩家群体已经是年初的三倍,与北欧服务器的玩家人数大致相同。

2019年中国CS:GO玩家呈现大幅增长的态势

有人会说,这么大的玩家基数,为什么中国战队近几年在国际比赛中越来越差呢?但如果我们细细思量,会发现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时代的断层

CNCS在CS 1.6时代取得过耀眼的成绩,但随后CS在国内形成了断层。再加上由于CS:S对电脑高配置的要求以及CS:GO发行初期的网络限制,这个鸿沟直到2017年CSGO国服上线后才被逐渐弥补,但此时CN CSGO已经落后于我们的竞争对手。

或许又有人说,TYLOO在2016年收获了难以置信的成功,那时候甚至国服还没有上线,为什么现在这么好的条件又不能出成绩呢?


这又涉及到一个游戏发展的问题。2012年CS:GO刚发行时,游戏元素尚未被开发完全,如道具的使用依然趋向于1.6时期,战术相对简单。直到Fnatic、SK时期,随着玩家和选手们对游戏理解的逐步深入。一些相对复杂的战术开始出现,但依然没有到很完善的地步。最明显的是SK虽然在2016年连夺两届Major冠军,但除了火车,在很多比赛中也没有显出十足的统治力。而TYLOO的第一个闪光点也在这个时期,他们凭借过硬的枪法和不给对手反应时间的城管战术,以及在国际大赛上鲜有露面不被熟悉,所以在某些地图上可以与世界级强队掰手腕,代表作如战胜LG(前SK),NaVi等。

2016年TYLOO在马尔默击败LG

但随着时间来到2018、2019年,Astralis通过极富纪律性和结构性打法夺得Major四冠和大满贯建立丹麦王朝,他们的战术体系和实战成绩也将CS:GO带上了一个全新高度。

但在这时,国内CS:GO却发生了巨变,FLASH Gaming的入局并没有在国内形成良好的竞争关系。除了2018年TYLOO在国际赛场大放异彩,2019年VG力克North杀入Major外,其他国内战队在2017-2019三年间圈地自萌。

2019卡托维兹Major,目前唯一一届拥有两支中国CS:GO战队征战的Major(注2018波士顿FG是顶替签证未过的TYLOO)

CN CSGO虽然依旧在亚洲保持领先,但却被飞速发展的世界CS:GO体系逐渐抛离。2020年后由于疫情的关系,如笔者在前一篇文章所说,大局域网时代的马太效应加剧地区之间差距的同时,却缩小了同一地区间的水平。蒙古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开始崛起,直到今年亚洲区RMR上以第一名杀入安特卫普Major。


资本与职业化

资本对于电竞的重要性笔者也在上篇文章中有所提及,故在此不再赘述。理论上资本入局在带来竞争的同时也带来了动力,这样能够挖掘出更多具有潜能的选手,从而带动整个行业良性发展。但由于时代的断层导致国内并没有良好的新人储备,而富有经验的明星选手又是稀缺资源,加上资本喜欢快投资快回报的天然属性。这使得资本入局后反而拉低了金字塔尖的水平(各队为了建立护城河都抢一两个明星选手,但哪支队都没有绝对统治力),同时争夺选手还令运营成本上升。与此同时,由于多数国内队伍战绩不够出彩,无法通过自己经营来维持队伍运营,只能依附于资本。

玩家在社区里讨论国内战队的赞助

相较传统体育,电竞有着其独有的特点,比如传统体育规则相对固定,即使有大的调整,如足球越位的“2-1.5”,其影响也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而类似于CS:GO这样的电竞游戏经常会随着版本的更新导致队伍成绩的波动,如AUG、SG553的降价与削弱(其实CS:GO规则变动在游戏界已经属于很保守了)。而资本对成绩很敏感,很容易令队伍产生恶性循环,即队伍能力下降——成绩降低——无法满足资本期待——资本退出。

职业化的问题不仅针对于选手,也针对整个业界。看看那些非常成熟的电竞组织,如自CS时代已是豪门俱乐部的Fnatic,他们通过职业化运营方式能够稳定获得大量投资,即便如今他们的成绩不佳,但依然不断在重组打比赛,这也是他们从2004年创立至今屹立不倒的原因。

对于Fnatic来说,资金不是问题

由于急于出成绩、急于快速收益心态等问题,CN俱乐部很难成为如同Fnatic这样的大型跨国电竞组织,往往是高价扎堆抢夺国内黄金期选手急于出成绩,忽略青训体系,若没成绩便撤资找下一处(甚至都不是游戏领域)。


疫情、坚持、希望

再说回到疫情,由于国内较为严格的防控政策,无论是线下赛还是线上赛,CS:GO国内比赛举办起来都是困难重重。这种比赛少的局面也令本身就难以为继的国内CS:GO职业战队雪上加霜,BTRG等队伍解散就是例子。

BTRG没能够挺过疫情这道坎儿

虽然诸如TYLOO、RA、LVG等队伍在近两年选择海外拉练,但依旧会遇到很多突发事件,比如LVG本来顺利获得了RMR的参赛权但却由于无法回国办理签证导致被迫放弃,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LVG因疫情导致错过亚洲RMR

如本文开头所说,通过CSGO国服几年的运营,国内已经积累起了相当数量的玩家群体,按理说时代断层,青黄不接的局面应该有所缓解。但事实上并没有。新增了玩家基数,但国内职业环境没有形成良性循环。TYLOO前老队长Mo在前不久发了条微博,讲述了现在很多新人由于经济原因不愿意去打职业。涉及到个人选择的问题,其实没有人可以置喙,如果深究,已经属于社会学甚至哲学范畴了。

没人可以要求有天赋的年轻人放弃优厚的直播、代练收入,去国内战队打前途未卜的职业。毕竟任何时代年轻人也要生活也要吃饭,不可能为了所谓的情怀和梦想牺牲自己的收入,然后很可能打不出好成绩还要大概率被玩家骂。愿意自我牺牲的是人格高尚,不愿意的则是人之常情。

我们也无法奢望有资本在几年内不求成绩回报,安心做好青训体系和战队构建。不头脑一热就高价抢选手,脑袋凉了就撤资。能长年稳定做好俱乐部运营的全世界也就二、三十家,其中大俱乐部玩家们都认识。反倒是那些快建快倒的新俱乐部才占绝大多数。毕竟投资就是为了挣钱,世界上也没几家大风刮钱的企业。

所以现实的原因确实令人感到无奈……

由于新生代选手较少,国内现在活跃在一线的老将依然占据了半壁江山。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疑问,但老将们的坚持依然令人动容。Advent在接受TomorrowLAN采访的时候就说到自己保持动力的原因就是为了达成梦想可以付出所有时间去练习。

老将的坚持令人动容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只有敢于面对绝望,才能看到希望。最近最新版的疫情防控方案发布,行程码摘星、入境隔离以及风险等级周期的调整让我们看到了战胜疫情的曙光,这对于国内CS:GO战队来说也是利好。我们也在Rare Atom的阵容中也看到了如Mercury、Moseyuh等实力新人,知道了理想主义者依然存在。Rare Atom前不久3-1战胜了打入Major的蒙古战队IHC,又在ESL瓦伦西亚站打进四强,证明CN CS:GO在亚洲依然不落于人后,而且带来了希望。

从2017北京minor、2018上海CAS、2018上海CAC、2019上海CAC到疫情后的2020线上PAL、2021线上PWL和2022线上联赛PPL,国内赛事不得不因疫情从线下改为线上。

不过线上比赛不少草根战队也因此获得更多的参赛机会和更长时间的比赛对抗。尤其在PPL完美平台巅峰赛中杀出多支草根战队,比如Hard战队已经从海选一路晋级勇者组、挑战组,如今已杀入职业组。

而且比起在网上大多数骂国足的“球迷”可能一年连90分钟中超都没看过不同,CS:GO国内观众还是很关心中国战队外战比赛的,TYLOO、RA对阵海外战队的直播间人潮汹涌,足见很多玩家仍然希望中国战队可以雄起。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大家也可以多看看PPL这样的国内赛事,给国内草根队伍一些关注。毕竟只看欧洲五大联赛,顶多能关注到武磊;但国内的选手其实更需要我们观众的支持。

有了大家更多的关注,才可以吸引更多资本,更多天赋新人才愿意加入打职业。战队有了更多竞争实力才会更快提高,外战更容易打出好成绩,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最重要的还是要靠大家一同的努力。


虽然前路崎岖,但我们所有人都希望CNCS能够越来越好!

88hash 99skins
88hash 99sk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