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想做s1mple的ak啊。

可是s1mple说他喜欢的是AWP,我裂开了。

我知道既不是ak也不是AWP的我为什么要裂开的。因为我其实是一把沙鹰。

我从没奢望s1mple能喜欢自己。我明白的,所有人都喜欢那低调奢华帅气的AWP  | 王子(崭新出厂),没有人会喜欢两枪99的沙鹰。

但我还是问了s1mple:“我能不能做你的ak?”

我知道我是注定做不了ak的。但如果他喜欢ak,我就可以一直在身边看着他了,哪怕他怀里抱着的永远都是ak。

可是他说喜欢的是大狙。

他现在还拿着我,还在用着我,是因为现在还是eco局,只有我这沙鹰每局蹑手蹑脚地从手里转出来,远远地和他对视。

等他喜欢的大狙来了的时候,我就该重新滚回副武器位吃灰了吧。

但我还是好喜欢他,他能在我还在他身边的时候多看我几眼吗?

s1mple说接下来的每个长枪局都要把大家伙起出来。我不知道大家伙指哪些枪。好希望这个集合能够对我做一次胞吞。


大狙还在直架s1mple。

我会去把他爱的大狙引来的。

我知道稍有不慎,我就会香蕉人命丧香蕉道。

那时候s1mple大概会把我的身体好好地装起来扔到掩体外吧。

那我就成了一颗诱饵弹,wdnmd。

我希望他能把我扔得近一点,因为我还是好喜欢他。会一直喜欢下去的。


我的准星透过烟雾向里面看去,b包点的c4在轻轻鸣响,s1mple慵懒地靠在喷泉上,四杀的大狙坐在他的手掌。拆包钳反射c4的亮光照在他的脸庞,我打空的弹夹在爆风里微微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