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本文点赞/收藏/投币/评论即可参与AK47 | 复古浪潮 的ROLL奖

冲鸭



我们专访了前 Swole Patrol(也就是那个队标是肌肉男的队伍)的指挥Austin "⁠Cooper-⁠" Abadir,探讨了Swole Patrol解散的原因和队伍主力又重新在新队伍 Ze Pug Godz集结的前因后果。


Cooper-在2020的生涯可谓是颠沛流离。他和他的兄弟 Ryan "⁠freakazoid⁠" Abadir(也是CSGO著名肌肉男了)组的队伍在三月份被eUnited战队解散,随后他们便使用 Swole Patrol这个新的队名来参加接下来重要的ESL Pro League的循环赛,同时,他们也在寻找新的赞助商来支持队伍的运行。



肌肉男这支队伍继续参加了EPL第11赛季的比赛,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EPL更改为区域性赛事,他们得以在这次比赛中训练自己。Swole Patrol在EPL中取得了不错的战绩,还击败过北美区的强队 FURIA和Liquid。但是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们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赞助商。“我们和某些公司和组织有过沟通,但是最终没能达成一致” 这名队伍中的狙击手讲述了他们寻找赞助的失败经历,“目前国际经济环境非常恶劣,疫情原因,很多组织开始裁员,想要找到合适的赞助非常不容易。”



看看这一身的腱子肉


其实也不仅仅是国际大环境影响了Cooper的队伍引起赞助商的兴趣,由于拳头新游戏VALORANT的兴起,很多组织开始组建VALORANT的队伍,暂时并不准备继续组建新的CSGO战队。更糟糕的是,Cooper的一些队友也开始尝试VALORANT,并试图转型来混口饭吃。 Victor "⁠food⁠" Wong, Jordan "⁠Zellsis⁠" Montemurro和他的兄弟freakazoid也纷纷宣布转型VALORANT,这导致了Swole Patrol在五月份惨遭解散。(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转型VALORANT也曾经是Cooper的一个方向,但是很快,他便发现,相比于在这个新游戏混饭吃,他更加喜欢CSGO:“我也尝试过VALORANT,大概打了一周左右,但是我随即便发现这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我的真爱只有CSGO。”他补充道, “我也曾很希望我能喜欢上VALORANT,但是我玩VALORANT越多,我就越想念CSGO,CSGO的竞技氛围让我沉醉并让我有继续奋斗下去的动力。”


他现在一无所有,除了继续招募一些对于前景尚不明确的选手继续征战CS。所以他劝回来他的几个前队友 Edgar "⁠MarKE⁠" Maldonado, Zellsis, Bradley "⁠ANDROID⁠" Fodor, 和Gage "⁠Infinite⁠" Green,重新组织起一个新的队伍 Ze Pug Godz,虽然目前还是没有赞助商的状态。“我们这五个人,目前都是流离状态,并不满足于每天打打天梯,而是想要再在职业赛场上创造出一片新天地。”



MarkE和Zellsis重返CSGO


虽然一开始这个队伍看起来不太靠谱,但是随后他们有了不错的发挥。 Cooper- 和MarKE 在Dreamhack夏季OPEN的预选赛中有着出色的发挥,不费吹灰之力先后击败了 Chaos和TeamOne,作为队伍的狙击手,Cooper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作为一个新队伍,这五人有着很强的天赋与可能性,虽然我们五人之前并没有真正一起组过队,但是我们未来可期” Cooper解释道,“我们在对阵很多北美队伍都能取得胜利,我相信只要我们继续这么训练下去,我们就能再创辉煌。”


一个月之后,这支崭新的队伍保持着不败的战绩赢下了Mythic Summer Series Cup 1,这个小型赛事里面,他们击败了最近北美一直冉冉升起的队伍 Triumph。接下来他们即将面对的是Dreamhack夏季OPEN淘汰赛的挑战,他们将会再次面对北美赛区最强的几只队伍。



“我们引起了一些人的兴趣,但是目前北美CS的环境还在好转的路上,我们知道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被组织接受。”


虽然在经历了 Swole Patrol 艰难求生的过程后,Cooper知道给新队伍 Ze Pug Godz找到一个合适的家并不容易。“我知道这很难,但是我们已经在尽可能地去赢,希望我们的努力能为我们的未来带来好的影响。我知道这个队伍在北美是有一席之地的,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能看到希望,保持自己的竞技状态,然后为了明天继续奋斗。”


PS: 这就是真正的GO斯林吗,宁愿饿死也不转型,爱了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