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知识】开挂并不是唯一作弊方式 兴奋剂和代打都曾出现【CSGO】

incsgo优惠码6666首充+5%

自首款游戏面世以来,作弊就一直是游戏商的一个大问题,而FPS电竞职业圈中更是一个万年顽疾,尤其是认定作弊的方式相比较于传统体育运动要难得多,毕竟观众们可看不到选手的屏幕。随着电子竞技产业的发展,作弊法案也慢慢的开始完善,识别作弊的方式也越来越多和越来越先进,但还是抵挡不住作弊者的步伐。

而在CSGO中,除了透视自瞄这些传统作弊方式以外,其实还有很多让人惊讶的作弊方式,本期就让我们看看还有哪些作弊方式:

自瞄透视等作弊程序

这是种最为流行同时也是最容易被发现的作弊方式,其中透视和自瞄是作弊者用的最多的两种作弊程序,作弊者往往会帮助队友报点或者击杀重要位置的选手来帮助队伍取得优势。

Forsaken就是比较著名的使用者,在2018年EXTREMSLAND亚洲总决赛上,Forsaken被当场发现作弊,尽管他试图删除作弊程序,但还是被赛事方发现了名为“word.exe”的作弊文件,而最终Forsaken和他的队伍被取消了参赛资格,本人也被处以禁赛。

兴奋剂

或许你会感到诧异,CSGO也用兴奋剂?毕竟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兴奋剂一般都只会出现在传统体育中,但实际上在CSGO中灵敏的头脑和敏捷的反应速度都是十分重要的,毕竟作为一款FPS游戏,射击爆头才是真正的取胜之道。

注意的是在电子竞技中的“兴奋剂”定义是指一定时间内提高选手注意力或提高其他能力的药物,毕竟单限制“兴奋剂”一种药品并不能完全限制药物作弊,有许多药物都可以使人的注意力和镇定度增加。

而在CSGO中唯一一件兴奋剂丑闻则发生在2015年,SEMPHIS被Cloud9开除后在采访中透露他和他的队友们在2015年ESL One 卡托维兹Major上使用了Adderall*。

“队里所有人都在吃Adderall,没有人觉得不对,目的是为了解决我们沟通问题”

(*Adderall:一种用于治疗多动症的药物,属于精神兴奋性药物,能使人注意力集中变得镇定)

虽然SEMPHIS承认Cloud9存在使用精神类药物的行为,但由于取证困难,Valve并没有对Cloud9和选手作出任何处罚,但Cloud9案大大加速了电竞反兴奋剂的速度,目前很多大型比赛都会要求参赛选手进行兴奋剂检测,有时可能会因为在比赛中表现过于出色而单独检测

代打

由于CSGO一年中的比赛非常多,除了大型赛事外还有许多线上赛事,而如果比赛是线上形式的话,队伍就可以让更厉害的选手上队员的号代替打比赛帮助队伍获胜。

比较著名的代打事件发生在2016年,哈萨克斯坦国家队成功打入TWC 2016决赛,但被人发现ZLEX并不是本人在打比赛,事实上参赛者是俄罗斯选手Dosia

虽然Valve并没有对Dosia作出处罚,但赛事方还是取消了哈萨克斯坦国家队的成绩,并对涉事人员处以2年禁赛的处罚。

目前为了防止代打情况的发生,赛事方们都会要求参赛选手至少设置一个摄像头进行全程拍摄,并且在后台实时监控选手的IP地址。

BUG作弊

实际上CSGO并不是一款很“安全”的游戏,由于某些程序过于老旧,玩家们经常可以发现各种BUG,而有些队伍或选手在发现这些BUG后并不会上报给Valve,而是选择在比赛中偷偷使用这些BUG来帮助队伍获胜。

虽然看起来这没有利用任何外部因素来获得优势,仅仅是使用了游戏本身的错误BUG而已,但实际上这是一种不符合体育道德的行为,是被官方明令禁止的行为

比较著名的就是教练位BUG,这个BUG实际上已经在CSGO中出现了几年时间,但直到2020年才被公众注意到,其本质是教练先锁定一名队员的视角,然后当他死后不切换视角,这样视野就会停留在当时队员死掉的地方用于窥探对手位置

ESIC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后最终发现有数十名教练都曾在比赛中使用了该BUG,其中还有著名教练Rejin、ZoneR、Dead等等,最后根据他们使用BUG的次数和程度被处以不同程度的禁赛,而Valve并没有对这些队伍和教练作出禁赛处罚,只是扣除了他们的RMR积分。



88hash xocsgo
88hash xocsgo